2019-03-13 23:58:59

费泽家是靠着山建造的房子,所以费泽家的养殖场,是建在小山坡上的。

看养殖场中有数百头猪,也算得上是中等规模。

然而问题就出在养殖场上。

现在又到了烧烤的季节,费泽家的养殖场正在杀猪卖猪。

秦白看的清楚,大猪杀得少,小猪杀的多。

小猪经过机器传送到中间,电流出现,小乳猪当场电死。

一旁还有买家备着车等着拉货。

都是一些小车,一次带走三四头小猪。

而且是杀好的小猪,内脏都取出来了,回去直接料理就可以,很方便。

但问题就出在这了。

那些小猪被杀死瞬间,头顶就会出现出现一缕黑气。

黑气顺着空气飘到费泽家,融入大范围的黑气中。

反观那些大猪,被杀死,却没有一点事儿,也没有阴气出现。

秦白看了许久,收起净眼,他感觉有点晕,消耗过度。

之后他心中才想,如果说每杀死一头小猪,就会出现一缕半尺长的阴气,并不多。

可是费泽家的阴气,却多的足矣包裹三层小楼,几乎化为实质。

那,这要杀死多少头小猪,才能汇聚如此多的阴气。

秦白脸色略微有些变化。

顺着梯子下来后,面对费泽,直接问:“费泽善士,你们家开养猪场多少年了?”

费泽纳闷,秦白问这么个问题干什么。

还好,这问题,也不是什么值得隐瞒的事情,开口道:“有十五年了,家里养猪场是我爸退休后办的,效益很不错。”

说到自家养猪场,费泽脸上挂满笑容。

就是因为养猪场,他们家的生活才得以改善,比村子里的其他人家还要好上许多。

可这么大的家业,就要没人继承。

秦白不为所动,又问:“费泽善士,贫道记得以前都会杀大猪卖肉,怎么现在都该杀小猪了,一杀还杀那么多。”

说起杀小猪,费泽洋洋得意:“秦道长,你是不知道,现在人喜欢吃嫩肉,特别是喜欢吃全羊,全猪,而且都吃小乳羊,小乳猪。”

“并且,一只小乳猪卖的比大猪都贵,还有人要....”

秦白总算找到原因了。

杀生本就有违天和,但人要生存,吃喝自然没问题,弱肉强食,也是天地法则。

可是杀那么多小乳猪,相当于给猪断子绝孙。

而且还没长大就被杀死,小乳猪岂能没有怨气,自然的怨气化作阴气。

阴气形成,举而不散,要找罪魁祸首,再简单不过,那就是费泽一家人。

所有的怨气化作阴气飘到费泽家,经过多年积累杀小乳猪,终于要到了费泽一家人承受恶果的时候。

你让人家断子绝孙,人家能让你有孩子才怪。

虽然在秦白看来,这不算是恶果,毕竟都是为了做生意赚钱。

可有因必有果,杀那么多小乳猪,始终有违天和。

秦白叹气,不知道该怎么提醒,他一直谨记天机不可泄露。

反观周围的阴气已经坚持不了一个星期,必定会爆发...。

秦白知道不能犹豫了,说话就很直接:“费泽善士,你是因为家里地阴过盛,才没有孩子。”

“地阴?那是什么,秦道长可有方法破解?”费泽立刻问出声。

地阴的说法他还是第一次听说,心中立刻就有了不同感觉。

可以旁的费泽老婆就没那么相信。

家里又不是没有请过和尚法师,但收费那么贵,也一点用没有。

她现在怎么看秦白都像是招摇过市的骗子,估计一会儿就要狮子大开口,很多钱。

果然如她所料,秦白开始说化解地阴的方法。

“费泽善士,地阴现在已经积累到了一个程度,目前也不需要特殊的化解之法,只需要关了养猪场,尽量卖活猪,不要再杀猪,特别是小猪,不出一个月,地阴就会化解,几个月内,你们自然也就能有孩子。”

“对了,一定要在三天内关闭养猪场,这段时间千万不能再杀猪了。”

秦白给出时间,尽可能在不泄露天机的边缘游走。

可是话一出口,费泽、费泽老婆脸色全都变了。

关闭养猪场?

那就是断了他们家的财路,这算什么化解地阴的方法。

“秦白道长,必须要关闭养猪场?”费泽还是很有礼貌,没有因此生气。

“恩,必须关,卖猪时候还不能杀生。”秦白全都刻意提醒。

秦白说的都是大实话,只要没有了新的阴气注入到费泽家里,那么靠着此处的福地,一个月内,保证能够化解周围的阴气。

再有福地滋养下,不出半年,费泽老婆身体恢复,就能有孩子。

费泽叹气,很难办,他不能说不相信秦白,也不能说不想管养猪场。

正在这时候,门外响起一道声音,显得有些老气:“关什么养猪场,我都告诉你了,别信什么道士,你偏不听,那些都是骗人的玩意儿。”

说话的是费泽的父亲,刚从养猪场回来,刚好听到秦白说的话,立刻就怒了。

他可没有费泽的顾及,什么话都说的出来。

费泽的老婆见到公公来了,也好开口说话了:“就是,什么秦大师,我看就是招摇撞骗的骗子,先说不靠谱的化解方法,指不定一会儿还要多少钱。”

“这...”费泽尴尬了,苦笑看了眼秦白。

秦白脸色略微有变化,却道:“慈悲,贫道并不打算要钱,善士如果给,可收,善士不给,不会强求。”

费泽老婆一连鄙夷,刚才她就不相信秦白,现在说破脸,丝毫不留情面:“你现在说好听的有什么用,如果不是我公公回来,你肯定已经开口要钱。”

“还有那什么关猪场,化解什么地阴有关猪场了,连个符,桃木剑都没有,就算骗,也敬业点”

秦白有些懵,最后微笑轻摇头口吐慈悲。

“行了行了,别装模作样,赶紧走。”费泽父亲赶人。

泥人也有三分火,秦白转头,从怀里掏出五百块钱,递给费泽:“费泽善士,这是你出的定金,现在还你。”

费泽满脸尴尬,接过也不是,不接也不是。

“拿来吧,定金,你没资格要...”费泽老婆见钱眼开,一把拿过去。

秦白施以道礼:“费泽善士,贫道不愿看到你家破人亡,最后提醒你一句,如果不关掉养猪场,七天内,地阴必将会爆发,届时,情况会比现在麻烦十倍。”

“去你的家破人亡,你才家破人亡,你全家都家破人亡。”费泽老婆生气骂出声。

秦白目光扫过费泽老婆,他连父母都没见过,更别说家破人亡。

一瞬间的眼神吓到了费泽老婆,她感觉秦白身上有着一股无形的压力,吓得她不敢说话。

秦白不再多逗留,转身离去。

话已经说到,费泽一家信与不信,已经不管他的事儿。

如果费泽想通了,还能救自己家,想不通,麻烦就大了。

费泽愣在当场,见到秦白走远了,想要追,也来不及了。

但说话的毕竟是自己老爸和老婆,他也不好责骂。

况且,秦白说要拆去养猪场的话,他也不多信。

毕竟现在养猪场开的正好,一年几十万的收入,谁想关了?

时间不长,秦白回到店铺。

许萍笑着开口:“老板回来了,怎么样,大赚一笔么?”

秦白摇头不语,放下手中的包裹,没解释,开始新一天的功课。

这次秦白功课做了一整天,都没遇到什么事儿,也没有行道事的机会。

有人卖香烛,也是许萍接待。

半下午时候,秦白接到张琳电话,是道歉的电话。

费泽已经把事情告诉了张琳,他自己不好意思开口,只能找张琳帮忙。

秦白并没多介怀平淡道:“张琳善士无需如此,贫道能告诉费泽善士的已经都说了,听与不听,贫道不能强行左右。”

但张琳还是一再道歉,才挂断电话。

就这么一过便是两天,还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。

秦白有些纳闷,再不来点麻烦事儿,让他能行道事,他还怎么完成系统给的任务。

系统也真是的,非要让他等缘,还不能主动去帮助别人。

在没有被动遇到事情前,绝对不能出手,这都什么道理。

叹气感慨没有行道事的机会,秦白也就继续做功课。

可事情往往就那么巧,秦白阵师想什么来什么。

秦白正在做一天的功课,一电话打进来,看号码,居然是费泽的。

接通就听到那边响起费泽痛苦的哭声:“秦道长,是我错了,求求你了,救救我的妻子和母亲,求求你了。”

秦白一听,脸色变幻,费泽如此哭喊,肯定是出事儿了。

但不对啊,他说是七天以内,但阴气爆发,怎么也要到五六天,可现在刚过三天...。

忽然秦白想到什么,骤然出声:“你们又杀猪了?”

费泽听秦白一语说中,更是觉得找到救星了,哭喊声更大:“对不起,对不起秦道长,昨天来了大客户,没听你的话,家里杀了一多半的小猪,当天晚上,我妈和老婆就进医院了。”

“到现在,她们还没醒,医生说从未见过这样的怪病,眼看着出气多进气少,医生劝我做好办后事儿准备。”

“我不想她们死啊,求求你了秦道长,您大人有大量,救救她们吧...”

第十四章:地阴

费泽家是靠着山建造的房子,所以费泽家的养殖场,是建在小山坡上的。看养殖场中有数百头猪,也算得上是中等规模。然而问题就出在养殖场上。现在又到了烧烤的季节,费泽家的养殖场正在杀猪卖猪。秦白看的清楚,大猪杀得少,小猪杀的多。小猪经过机器传送到中间,电流出现,小乳猪当场电死。一旁还有买家...
点击获取下一章

手机版
六合高手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