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03-14 00:00:51

“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?”林暮的视线几乎要把照片刺穿。

先是徐府,戚月,然后是楚梦然……这些人之间究竟有什么联系,而我在其中又扮演着什么角色?

看来,需要查的事情比我想象得还要多。

送走楚梦然后,江阳回来时就看见林暮仰躺在沙发上,嘴里叼着个牙签咕咕哝哝地。

江阳不由地一笑,这一幕对他而言实在是久违了。

他跟林暮从小一起长大,睡上下铺就睡了十八年。说句不好听的,林暮就是躺在上面摇了几下,江阳在底下都能分辨出他到底是挠痒痒还是撸啊撸。

一看他叼着根牙签,就知道绝对是在想事情了。

“是先谈谈你,还是先谈谈师傅?”江阳在他边上坐下,表情有点儿惆怅。

“我醒来后就是这样了,你看到的这具身体,”林暮指了指自己,“是一个被活葬的小姑娘……”

“活葬?”

随着林暮平静地将整个故事叙述完毕,江阳已经喝下了第八杯水。

“所以,你现在怀疑楚小姐的事情,也与那个徐府有牵扯?”

“不好说,现在唯一的共同点只有那只人面蛊而已。”

“那,我们接下来怎么办,先去查一查那个咖啡馆吗?”

“事情比我想得要复杂,分头行动吧,你负责查询戚月的身份信息,我先到咖啡馆那里看一看。”

“对了,去给我买几套衣服回来,我身上的这个太扎眼了。”

下午两点,林暮打车来到了夹子里广场。

尽管是饭点,广场附近的餐厅上座率也并不算高。林暮没有先去咖啡馆,而是走进了侧门对街的一家服装店。

没到三分钟,他就从店里走了出来。

“没想到服装模特正好挡住了4号座位,看来不是这家视野最好的店。”

“饭店的话,即使坐久了倒也不会引人怀疑。”

林暮将这几家店挨个逛了一遍,这才进到百草咖啡屋,选了4号座位坐下。

“店员都说没看见过什么奇怪的人,也是,这都过去一周了……”

“如果能搞到那几家店的监控就好了……”他一边喝着拿铁,一边向窗外看去。不知是看见了什么,他先是一愣,继而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。

“呵,原来对面这栋的建筑二楼,竟然是宾馆啊。”

林暮看着那一排花花绿绿的窗帘,嘴上玩味一笑。

“如果是我的话,为了安全,一定会选在宾馆房间里监视。只需要拉开窗帘,用望远镜一直对着楼下就行了。”

“原来他选择4号座位的真正用意在这里。”

就在林暮思索的时候,江阳的电话来了。

“林暮,我查到了,3月份的时候,有人发现戚月在街头流浪,本来准备将她送往西山区儿童福利院,戚月很有可能是在送往福利院途中被绑架的。”

“但最让我震惊的不是这个,原来楚梦然5岁的时候,就生活在那家福利院,她是从那儿被领养走的。”

“西山区儿童福利院?”林暮眼中精光一闪,“你先过来与我汇合,我在咖啡馆这儿发现了一点有趣的线索,不过需要你帮个忙。”

……

“你说要我帮的忙,就是这个?”江阳看着那个粉红色的“玫瑰之吻”的招牌,脑门前一排黑线。

“我一个未成年少女怎么开得了房,当然要拜托你了呀。”林暮一本正经地说。

“呵……呵呵,你一个未成年少年拖着我去开房,别人看到了肯定会以为我是变态的好吗!!!”

“反正是骂你又不是骂我,别啰嗦,赶紧去!”林暮朝江阳的屁股上踹了一脚。

前台值守的是一位小兄弟,听到有脚步声头也没抬地说了一句:“主题房间399,情趣房间499。”

“额,那个,我想要先看下对着楼下咖啡馆的那间房。”江阳支支吾吾地说。

“嗯?”这是什么奇怪的要求?前台小哥疑惑地抬起头。

他先是看了一眼江阳,随即看向他身旁站着的林暮。

卧槽?!!这哥们厉害啊!

对着楼下咖啡馆……现在的年轻人都玩这么刺激的吗?

他冲着江阳比了比大拇指,然后递过房卡,“走廊左拐,订房的话回前台来缴费啊。”

江阳一语不发地往房间走去,他感觉自己快被林暮玩死了。

房间里的布置很有情调,黑色的丝绸床单上铺着深红的玫瑰花瓣,光是那强烈的视觉刺激就让人肾上腺素飙升。

林暮拉开窗帘,往楼下看了一眼。

“没错,就是这儿。”

“嗯?”江阳凑过来,“你说那个变态就是躲在这儿偷看楚小姐的?”

“八九不离十,接下来,你只需要搞到6月13号那天的入住信息就可以了,走吧,去西山福利院。”

“诶?你这就看完了?”

“怎么……觉得这么快就出去会影响前台小哥对你的评价吗?”

“你当我什么都没说……”

两人匆匆下了楼,一个小时后来到了西山区儿童福利院。

这是林暮第一次来到西山福利院,和他在电视剧里看到的那种冰冷、脏乱、环境很差的孤儿院不同,西山区儿童福利院布置的十分温馨,不仅有自己的院子,院子中央还有一个天鹅雕塑的喷泉。

“喂!干什么的?我们这里外人不能随便进去。”看门的老大爷拦下了两人。

“你好,我叫江阳,来之前跟院长通过电话,我们是楚梦然的朋友。”

“哎哟,是梦然的朋友!”老大爷仔细看了江阳几眼,态度瞬间发生了变化:“她小时候最喜欢我了,这些年来即使人不在国内,也一直都给福利院捐款呢!”

“等着,我进去问问。”

大爷也没用手机,跑进院子朝楼上喊了一声。

没过多久,有一个年龄看起来五十岁左右女人从楼内走了出来,她穿着一身碎花裙子,五官虽然有了岁月的痕迹,但却更显温和,给人的感觉十分亲切。

“江先生,我们都等你好久了。”女人示意江阳跟她一起走:“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西山区儿童福利院的院长王榕清,你们可以叫我王院长。”

“王院长你好,你就是楚小姐小时候的‘妈妈’?”

“恩,我们这里收养了很多流浪儿童和弃婴,为了让他们更能感受到了家的温暖,所以平时都直接让他们喊‘爸爸妈妈’,不过我们没有强迫,大多都是孩子们自愿的。”王院长感慨道。

“挺好的,其实我很敬佩你们。”九江儿童福利院就像是一个大家庭,与江阳在电视剧里看到的那些完全不同。

林暮一直在观察着王院长说话时的表情,感觉这些话应该都是发自内心的。

“王院长,那个小疯子又在乱跑了!让小刘给我牢牢地盯住他,不行就关到房间里去!”

“刚买的盆栽又被他打坏了,这个月都第几次了!!!”

王院长正介绍着情况呢,院子另一边的窗户打开,有一个中年男人对着楼下怒喊。

那男人的声音十分生气,王院长应付了一声,有些羞涩地冲着江阳说道:“真不好意思,让你们看笑话了。”

王榕清领着江阳和林暮进入小楼当中,墙壁贴着可爱的装饰,走廊打扫的非常干净。

“刚才那个叔叔是谁啊?他好凶啊!”林暮又开始了他的卖萌大法。

“他是李医生,虽然脾气是暴躁了一点,但其实是个很好的人,对待孩子们也很有耐心,只不过最近他养的花老是被一个孩子毁了,所以才有些情绪。”

“医生?这个福利院好棒啊,连医生都有。”

“你们不知道吧,李医生还是梦然介绍过来的呢。”

第十四章 疯子

“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?”林暮的视线几乎要把照片刺穿。 先是徐府,戚月,然后是楚梦然……这些人之间究竟有什么联系,而我在其中又扮演着什么角色? 看来,需要查的事情比我想象得还要多。 送走楚梦然后,江阳回来时就看见林暮仰躺在沙发上...
点击获取下一章

手机版
六合高手论坛